中国文化的再生:面对时代,面向未来,儒学要

 新闻资讯     |      2020-08-02 06:15

这是我学习《人文世界的建立》中的第14篇文章,也是最后一篇文章《中国文化的转折与开新——「百年儒学」会议宣言》,以及恩师孟老师对本文的导读后的学后复盘,内容包含文章精华、个人感悟、践行清单等。

我相信:育儿先育己,父母的成长决定着孩子的人生,父母需要不断学习,自我提升,而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是一个大宝藏,也是中国人安身立命、做人处事的大根基,所以我特别深度学习《人文世界的建立》这本书;同时,我相信复盘才能翻盘,持续梳理所学所做,反省自己,极致践行,不断升级迭代;我也相信行动为王,不会就学,学了就用,错了就改,就看谁干。

【第二部分】,关于儒学发展到今天,所面临的现实局限、百年来儒学的检讨以及已形成的知识儒学不能直接解决现实问题的时代困境。

【第三部分】,是这篇文章最最重要的部分,主要内容就是历史已经给予中国文化再生的机会,面对时代,面向未来,儒学要向生命回归,向教育回归,也就是儒学的转折与开新。

1、儒学是一个开放性的体系,我们除了继承前人所作的理论完善工作,吸收当代西方资源,及其他优秀文化传统,全方位参与社会各阶层、各领域的建设之外,还须要回到生命,回到具体的个人,培育参予主体、行动主体,把儒学的理想付之实践。我们相信:是甚么人就会做甚么事,这是人的志气、眼光、胸襟、修养问题,因此不须求作事上的齐一,只须心同。大家的心一致,社会质素才能改善,每一个人质素才能提升;

2、每一个人质素的提升在于进行生命成长的教育,在于每一个人的性情能够得到开发;从根上起教,才是万世之基;

3、要开发人的性情不能只用概念,或知识性的话语,该更多的采用启发性、引导性、文学性、艺术性的语言,深入到对方的心,才能共鸣。换言之,这是一种与知识教育非常不同的教育方法:以生命呼唤生命,以性情感受性情。教者必须先有体会,才能掌握;

4、中国传统文化原来最善于开发人的性情,最能尊重每一个人的特殊性, 然后依之而施。如孔子之进退学生,宋明儒者之开拓心量、致良知,甚至禅宗大德之棒喝,把错认直翻到底,今天都可以再师其神髓。但老师自己必须先有突破经验,才能浑身都是手眼;

5、推动性情文化、性情教育是社会性、历史性的大工程,欲达到家庭温暖、社会和谐、人类和平的目的,要有大批师资。因此要有培训师资的计划,在现行的教育体制中适量加设;然后社会文化加以配合,宣扬健康向上的人生观;

6、鼓励社会团体、文化团体、企业团体、宗教团体参予分担,这是社会责任、文化责任、历史责任。没有人希望我们的社会质素日渐向下,没有人希望我们的孩子在污染的环境下长大。人人尽力,人人呼应;如此,社会风气很快可以得到改善,不求功而立不世之功。

1958年元旦,唐君毅、牟宗三、张君劢、徐复观四位先生发表了《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

时隔五十年,2009年11月12日在广东肇庆抱绿山庄举办“百年儒学学术研讨会”,《百年儒学会议宣言》,由霍先生亲自起草,来自中国大陆,港、澳、台、新加坡等地的三十多位学者、专家联署的这一篇会议宣言,不但是学术史上划时代的重要大事,对社会,甚至人类历史亦将有极深远的影响。

要做一个承担历史文化教育的有情人,儒学的历史使命,在此时代就是向生命回归,向教育回归。

孟丹梅老师:“当我读完这篇宣言的时候,我就立下了自此而后在现实中建构理想的终生使命与目标。这一路走来,读经宝宝、智慧母亲、仁智师范、德福万和,德福宝宝,德福智慧母亲,性情统合胎婴幼教育系统,性情统合父母教育课程体系,性情之光文教基金会,性情统合基础教育体系。所有文化事业理想的规划与建立皆来源于霍先生《人文世界的建立》与《百年儒学会议宣言》这两篇文章所阐释的意涵。”

在汉武帝时期,虽然官方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使儒学的外王事业达于顶峰,但是因为汉代儒学没有对准孔孟的成德之教,生命缺乏内在修养实践的内圣功夫,即使是经学大兴,但也只能沦为政治利益、现实利益的附庸,结果儒家经典越流行,越脱离生命。

宋明儒学有鉴于汉代儒学的遗憾,直接承继孔孟的精神,点明心性,建立道统,内圣之学达到了空前的发展。但是外王一面却非常不足,虽然宋明两朝,培养出了大批的士君子人格以对抗腐败之朝政,但也没能挽救宋明两度亡国。

1、春秋时代,汉族所面对的是夷狄,孔子守护周文并不是基于狭隘的民族主义,最主要的原因是华夏民族的礼乐传统和于人性,优于夷狄民族的野蛮传统,夷夏之辩因此而来。

2、宋明时期,形势更为严峻,北方辽、金、蒙古外患深重,文化上又有佛教的进入,所以宋儒标举道统,在政治之外,建立文化纲纪,读圣贤书,就是要挺立人格,以立人道。但是,因为政治的格局为家天下之私,尤其是到了明朝,儒者以独立之精神对抗现实政治,谱写无数令人扼腕慨叹的悲歌。理想高远,铁骨铮铮,但在现实的压迫中,儒者只能踽踽独行。

当代新儒家的第一代做了不懈的努力,尤其熊十力先生,继承宋儒之学重建本体,把传统的天人合一归结到本心性智,以重建人之自尊与自信。但是时代不同了,无论是明末的王船山,还是当代的熊十力,智慧再高都难以应对时代的变局,西方文化的快速发展及面对全世界毫不掩饰的殖民掠夺性实在是太强大了,几乎无法对抗。

以新文化新观念武装的民族主义登场,开始是为了救亡图存,但是紧接着就演变成了反传统,认为中国的落后挨打都是原有的传统文化所致,首当其冲的就是儒家,打倒孔家店,抛弃经典,否定传统成了一时之主流。当代新儒家面对的,是如涛涛海啸一样举国对传统文化的讨伐。

但是深知文化意义的儒者,当然不能接受这场变化,他们坚守孔孟之道,深知救亡应该是文化意义上的救亡,如果离开了我们立命之学的文化道统,生命何以立足?因此,唐君毅、牟宗三、张君劢、徐复观四位先生,怀着历史的悲情,要将我们的文化提升到世界可以了解的水平以与西方对话、交流。以显示我们文化的特色、高度与深度。

因此四位先生联合发表了《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在此宣言中,不但精准的表述出中国文化的独特性与价值性,同时也表明中国文化并不与西方文化相矛盾,关于民主,在中国文化的民本民贵思想中就有民主的种子,发展自由民主,是中国文化自我完成的内在要求,至于科学,中国文化所实践出的德性主体也可以经由良知坎陷转为知性主体对客观世界的认知,也可以发展出科学。这就是与旧格局完全不同的新外王。此宣言一出,在东西方文化界带来了非常大的震动,不但让很多西方世界的有识之士认识到了中国文化的不朽价值。它还标志着当代新儒家所开展的儒学在海外真正崛起,意味着中国儒学的现代转化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开出了中国文化的现代化、世界化与未来发展。

要知道,宣言发表的时候,儒家被迫已经全面从现实上退出,中国文化几乎被连根拔起。四位先生均漂泊海外,不但生活上一无所有,精神上亦非常孤独,霍先生说,真正的智慧是产生于忧患的,只有经历大痛,才有真知灼见,他们虽然遭此际遇,但精神却显示了高度的自信,就好比当年孔子在陈绝粮,仍然弦歌不辍。

新文化运动开始的时候,面对全社会对儒学的围攻与打到,儒家不甘被丑化,被诋毁,被强行套上使中国落后的罪名,最初以梁漱溟、张君劢为代表,起而抗争,进行东西文化的对峙与论战。后有熊十力先生确立本体,直贯功夫以重铸中国哲学体系。

第二代新儒家最为让人荡气回肠之处——新中国建立,半个世纪以来所追求的民族独立与解放终于得到了实现,本来,中华民族就是文化意义的民族,因为有此文化才有此民族,儒学与民族本是一体而存的。但时势弄人,中国人民通过半个世纪的努力虽然取得了民族的解放,但对儒学的态度却是彻底决裂的,儒学从此被驱逐,彻底失去了在家国民族的土壤上生存的基础,不但要在政治的意识形态中退出,还要从社会退出。而海外,作为西方文化的进驻之地,儒家在现实上也根本无立足之地。那是一种怎样的心境啊,满怀着对民族家国的赤诚却又不得不如游魂一般远离故土,去国怀乡,寄身海外,凌空奋斗。现实越恶劣,精神越卓绝,危机越深重,斗志越刚强。以唐君毅牟宗三先生为代表的儒家精英真是烈火金刚,历经三十余年,构建了空前宏大的哲学体系,开出中国哲学的义理纲纬,在世界哲学之林确定了中国哲学的地位。被放逐的儒学没有死,反而在异地开出了慧光,回归了本根。

尽管新儒家在学术上贡献巨大,但声音却很难达于民间,近三十年中国开放,仿效西方运作,成为国际上重要的经济体。但与此同时,西方的功利意识潮流文化,营商手段也一体涌入。人人追逐财富,原有体制受到冲击,中国传统重视道德的精神几乎丧失殆尽。此时即便文化开放,儒学回归,但是在人人逐利,自由放纵的情形下,新儒家的声音有人听吗?海外虽然有新儒家的第三代承继文化,诠释儒学,但仍然与前辈一样困守于学院与社会疏离。

当今时代儒学的历史使命就是将知识儒学转化为生命儒学,向生命回归,向教育回归。这才是中国文化的再生。其中,首要任务就是回归教育,开发人性,也就是当年孔子所做的开发性情的教育、变化气质的教育、生命成长的教育。让美好的价值不是停留于概念,而是深入生命。

东方文化却肯定人的主体性与价值性,肯定人有不安、不忍的向上之情,人可以基于自己的意愿,发动真实的性情,升起行动的力量,自觉的超越情欲生命的拉扯,不断的成长修养自己,直至成为君子与圣贤人格。

生命教育,是生命成长的教育,而不是知识化或系统化了的心性之学、本体之学,也不是僵化了的、概念化了的道德教育。新儒家前辈经过半个多世纪所奋斗出来的心性之学有着重大意义,但是如若直达生命进入民间必须进一步转化,这就是生命的实践,性情的教育。人要能自我反省,真诚的面对自己才能体会到真实的性情,只有性情活转学问才有意义。人必先真实的成长才能体会到生命的深广,我们就是要成为并不断的培养对生命光明有体会的人,对历史文化有信念的人,来担当生命教育的老师,才能唤醒生命,接引生命。

宋儒张载所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儒学的精神与使命就是要帮助后来者认识自己,找到自己的方向,生命不可错认、不可辜负,有幸生而为人,尤当珍惜做人的价值、使命与担当。这种唤醒生命,成长生命的性情教育才是新一代儒者的外王事业。培养有心胸、有见识、有承担力的人才才是改造社会更加重要的工作。我们要直接承继孔子,做生命成长的教育,走出学院,进入社会,开发性情,直达生命,并落实到每一个人的身上。这就是成德成人的教育,每一个人都能成长了,社会整体的素质改善了,人类前途才有希望。宣言的最后,发出了六条郑重呼吁,希望所有关心民族前途和人类前途的人明白参与。

自然的春天周而复始,而人文的春天却需要我们的承担与努力才能来临。所谓“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努力的走上这条成德成才立己立人的生命大路,成为心目中最理想的自己。努力的尽其可能拥有更深更广的学问,人生唯有一条路就是成长自己,愿我们每一个生命都寻找到生命最高的意义和价值,每一个智慧父母都拥有无穷的生生不息的性情力量,让我们努力的协助我们的孩子都能拥有创造幸福的能力。唯有如此,我们才能说我们尽到了做父母全部的爱心,我们完成了我们的愿望,我们实践了我们的理想。

作者:坤泓,一个认真生活的90后全职奶爸,专注父母终身成长,深耕育儿成长教育。给孩子最好的爱,是父母终身成长。育儿有路,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