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爱好就是记录贵阳街巷历史文化!手机拍下

 新闻资讯     |      2020-04-23 11:30

近日,贵阳250条背街小巷将改造的消息公布后,一向热衷于记录贵阳街巷历史文化的杨林更加忙碌了。多年来,他有感于城市面貌的迅速变化,于是用照片和视频记录了贵阳老城区几乎所有的老街巷风貌,以此留下一份老贵阳的记忆。因此,他计划在这批背街小巷改造之前,尽可能多地拍摄其中有历史底蕴的部分,让老贵阳的记忆更加立体、丰富和完整。

这里充满老贵阳的烟火味4月15日,杨林的拍摄计划是,被纳入此次改造计划的文笔街、省府北街、圆通街等几条贵阳老街巷。当天下午,他打车到中山东路,然后从文昌阁旁的电台街,一路到达文笔街等老街巷。虽然称为街,但这里其实不过是一条小巷子,两旁大都是低矮的砖瓦房,还有一些以前那种街边小店,而非宽敞明亮、琳琅满目的现代商铺。对于这些地方,杨林其实已经拍摄过多次,不仅对街巷两边的许多楼房如数家珍,还和许多当地的居民俨然是老熟人了。一路上,他边走边观察每一栋老建筑的变化,讲解每一个地方以前是什么样子、现在又有哪些新的变化,看到充满生活气息的场景,或者富有历史感的建筑,便赶紧拍摄下来。巷道两旁,要么是一处小小的烫菜馆,要么几个老人在炸洋芋,其间既有行人在闲散漫步,也有人在太阳底下闲谈聊天。不时,你会碰上某个中年男人扛着十来斤米进门,或者收水费的人上门记录和收费。在这里,浓厚的市井气息就像置身某个小镇,而非贵阳这样一个现代化都市。“你看,这些白石灰下其实是老青砖呢,屋檐下的木头,可都是紫木,应该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拍摄过程中,杨林不时解释每一栋小房子的变化,偶而也会和某个老婆婆聊天。开了话头,其他人也可能插进来聊几句,然后又各自忙开来。

有的地方,一道门里面,其实还有一条幽黑的小巷子,里面居然住着十几户人。而某个入口,其实是原来某个大户人家的朝门,之后门给拆掉了,并住进七八个家庭。有的房梁已经毁坏,有的砖瓦已经变得歪斜,而脚下的长条石板,更是被磨得光滑如玉。有个地方,甚至还有半堵墙,在农村也差不多绝迹的百年土墙。

“贵阳二中附近这一片原来叫大坝子,省府北街旁边的堰塘街、圆通街,记忆中大都是这样一户一户的人家,或者一个一个的小院落,看起来很有味道。”杨林说,这一片是贵阳的老城区之一,一直人口稠密,充满了烟火味和浓郁的生活气息。许多老贵阳历史,都凝固在这里进入某个小院子,一位白发苍苍的袁姓老奶奶正在晒太阳。她的周围,有几墩看起来很旧的石墩,一张油漆全脱、洗得发白、纹理完全裸露的百年木凳,一敦方正的、凿痕清晰的传统建筑柱石,以及被磨得圆滑的红沙石磨,任凭悠悠岁月风吹雨打。在很多年前,杨林拍过这里的凳子和柱石,他特意从手机上调出当时的照片给袁奶奶看。曾经的记忆和原貌的记录,让两代人“一发势”拉近了距离,一起坐下来畅聊这里的旧物件,那是最接地气的最温暖的家长里短。

袁奶奶说,自己今年87岁,从上世纪50年代嫁到文笔街,在这里已经居住了60多年。自结婚后定居于此,如今重孙都读小学二年级了。期间,房子经过几次修缮,从传统的榫卯木屋改为砖木机构,到后来又修缮粉饰,如今虽然干净明亮,原有的房屋结构和中国传统建筑的风貌却面目全非。

“这个老屋原本的主人姓杨,原有三进三出的院落,好多东西都是古董呢。你看这凳子,油漆早已脱光,坐得光滑滑的。这是姐姐当年的嫁妆,她去世时八十多岁,至今都30多年了,这凳子是不是有一百多年?”袁奶奶说。她指着院子里的石墩、石磨等其他物件,说那些东西的历史更加久远,虽然没什么用处,但也舍不得丢。谈起当地的历史,当地居民均津津乐道。如贵阳二中的前身,其实是创建于1931年的贵阳女子中学;附近有大觉精舍及贵州省工委旧址纪念馆,背后不仅是贵阳几大家族的历史,更承载着贵州的一段革命史。而其他,如刘氏支祠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贵阳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的前身县学宫,则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所有这些,无不共同构成这里悠久的历史,以及深厚的文化底蕴。“我不是没房,但在这里住了一辈子,有感情了,不想搬走。”袁奶奶说。交谈结束,杨林再次拍下那些老屋,木房子榫卯结构的某个局部,以及他认为充满生活味道的某个瞬间。

“没得哪样特别嘞原因,一是怀旧,二是好玩。”4年前,当记者问及杨林拍摄老街巷的初衷时,他如此坦言。当时,他已经拍摄了140多条贵阳老街巷,存储视频几百个G,照片数千张,还有大量的文字等着整理。到如今,杨林拍摄了贵阳约300多条老街巷,光照片就有好几万张。 他对记者说,自己从小在贵阳的老街巷长大,对这座城市的垰垰角角具有深厚感情,因此只要一听说哪条巷子要被拆除,心里就着急得不行,于是决定用影像和地地道道的贵阳方言记录这些老街巷的众生百态,并取名为“百巷百相”。拍摄过程中,有太多的故事令杨林感动。如在贵阳火车站附近的南冲北巷,他有感于南来北往的“和谐号”每天从巷子头上呼啸而过,而巷子里的人们,则白天黑夜都从黑黢黢的涵洞进进出出;在原外文书店后面的三民巷,他陶醉于巷子里的悠然自得;在三民北巷,一只歪拽歪拽的灰毛狗,竟然跟主人12年了……拍摄的同时,杨林还坚持用方言书写,想以此直观地记录和再现地道的贵阳本色,呈现出另一个与车水马龙流光溢彩现代都市迥异的贵阳。日积月累中,他的拍摄和《百巷百相》的方言写作都获得了不少人的关注,成为大家回忆老贵阳的一种方式。近段时间,某个纪录片摄制组计划拍摄不一样的贵阳,专门找到了他,请他担当文化向导。“再不记录贵阳的老街旧巷,城市过往的记忆就会一点点一点点地消失了。”杨林表示,贵阳老街巷里家长里短的方言俚语和江湖故事形象幽默、真实鲜活,是一段不该被遗忘的历史。因此,希望背街小巷改造工程在改善居民生活环境的同时,也能保留原来的那些城市记忆。而自己,也将把对贵阳老街巷的拍摄一直延续下去。都市新闻记者 赵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