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企业 优化环境 我们做到位了吗

 新闻资讯     |      2020-06-13 15:21

3月26日,市委办、市政府办下发关于启动“千名干部进千企”活动的文件,要求广大干部下沉一线、靠前服务,当好“有呼必应,无事不扰”的“店小二”。

该文件下发后,南漳县一个多月没有出台相应的配套文件。5月6日,有关部门对此进行了督办。5月7日,南漳县最终下发了有关“百名干部进百企”活动的文件,但该文件与襄阳市的文件内容高度相似。

评论员孙大敏:文件内容高度近似,这反映有些干部带着应付检查验收的态度,需要进一步提高思想认识、改进作风。同时,这一案例还反映出,政府和部门要进一步规范公文办理流程,承办单位应进一步提升效率,领导的催办也要更有力、更及时。

根据襄州区下发的“百名干部进百企”实施文件,明确要求驻企干部切实解决企业原材料、用工、用水、用电、用气等问题。可在峪山镇,这一要求未被落实。

峪山镇的几家企业不仅没有干部进驻,而且包保联系人至今没有跟企业对接。而且,两家建材企业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处于缺水的状态,每天都靠着水罐车拉水来维持生产。

评论员陈鹤:开展“千名干部进千企”活动的效果,主要看企业家的反映。保企业就是保就业,保就业就是保民生,希望各包保工作专班能够真正把企业的事当做自己的事,急企业之所急,用情用心用力,帮助企业解决目前暂时遇到的困难。

3月份复工后,我市一家重点企业的一批货物滞留在港口,需要缴纳1000多万元的资金,急需协调解决,但包保这家企业的工作专班只与该企业工会进行了对接,对这一情况并不知情。由于包保专班对企业的情况不了解,这一问题也一直没有反馈上去。

据市经信局提供的“市直部门联系帮扶重点企业情况表”显示,两家单位未反馈包保企业目前存在的问题。

评论员陈鹤:“千名干部进千企”是为企业量身定制的政府服务,核心是用组织优势去解决企业因为信息不对称问题遇到的难题,帮助企业降低交易成本。活动中出现的问题主要为帮扶部门不重视、不专业、不持久。出现这些问题的根源在哪里?值得思考。

2019年7月,全省就将一般工商业电价下调至最高不超过0.6907元/千瓦。但在老河口市小汉口建材商贸城,个体商户应享受的优惠被转供电单位给截留了。

在高新区,某商户反映,转供电中赚取差价的问题已经反馈到有关部门。市场监管部门介绍,万达商圈的问题已经查处。物业公司承诺,将通过免物业费等方式,逐步返还不合规的电费。

评论员陈鹤:有的问题在疫情之前就被投诉了,但解决问题用了很长时间。主管部门有国家法律可以执行,也有民意的支持,为什么执法推进得慢?是因为部分涉事企业系大企业不敢管,还是因为与企业有着某些瓜葛?希望主管部门反思。

因为疫情,国家出台延期还款政策。我市某企业主宋女士由于延期偿还了平安银行的贷款,结果上了征信不良记录,导致后续贷款受到影响。某市民也因为疫情期间延期偿还了兴业银行的信用卡,上了不良征信记录,且被收取了滞纳金。

平安银行负责人介绍,该企业主上了征信不良记录,系系统故障所致,将积极上报总行,尽快解决此类问题。兴业银行负责人表示,用半个月时间为客户消除不良征信记录。

评论员孙大敏:这个案例“问”了从事金融服务的银行的责任,是问政的深化。抗击疫情特殊时期,从事公共服务的企业,如银行、保险、供水、供电等部门,该深入思考如何把工作做好,切实摆正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的关系、国家政策法律和企业规章制度的关系。

市民王先生打算在樊城开办一家民办非企业性质的非营利性培训机构,需要先到行政审批部门进行核准登记。在市行政审批局,工作人员却告诉他权限下放,这事要到区里办。培训机构所在的樊城区行政审批局工作人员说:“这名称核准只能核准襄阳市樊城区,如果不加樊城区的话,只能在襄阳市去办,不能在我们樊城区办。”

王先生只好再次找到市行政审批局。工作人员还是建议王先生到樊城区行政审批局核名,并由樊城区人社局对他们进行备案管理。可樊城区人社部门表示,这事办不了,并出示了相关资料。

评论员陈鹤、孙大敏:包括本案例的企业主在内,本期节目中出现的市场主体负责人,大多要求隐去自己的姓名和企业的名称。这反映出,在政府官员面前,市场主体还是觉得自己“矮人一头”。各级干部要深刻思考,在面对群众和市场主体时,自己是以“官家”的姿态还是以“管家”的姿态来干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