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国内互联网公司的新基建转向

 新闻资讯     |      2020-06-28 02:52

2020年因为疫情的原因各种线上业务迎来爆炸式增长。最近美团市值成功冲上千亿美刀,阿里凭借疫情期间阿里云+钉钉的超神的表现重回高位,拼多多也随着“百亿补贴”的持续进行逐渐坐稳国内第二电商的地位。

今天,我们纯从行业内角度来聊聊这半年来,发生在这些公司当中的一些故事。有一些读者会想看我们聊关于互联网行业的一些价值判断,这个之前我们聊过不少,过阵再聊这个话题。

虽然美团拥有全面覆盖本地生活领域各主流消费场景,但是毋庸置疑,美团本体是外卖。尤其是,在这个疫情期间,到店消费停了,酒店航旅停了,只有维系城市基本生活需求的餐饮生鲜配送还在坚强的运作;等于说当天命来临,这轮“互联网+”四舍五入一下给我们留下的最有用的玩意就是这张保证大家都能够按时恰饭的网络。

外卖行业每年的核心挑战之一,用人话来说,就是随着春节假期的来临和结束,在“是时候回家了“的文化基因与现代化城市生活的需求之下,如何在节前保障物流小哥比“城里人”晚回家,以及在节后保证物流小哥比“城里人”早回家。

随着疫情带来的城市内部及城市间流动性锁死,用人话来说,就是城里人回家以后家里有饭吃不用从外面点了,即便在隔离期间也可以通过定期去菜场采购、社区团以及定点送等形式满足基本的生活所需,但是站在另一端,无论是你楼下夫妻老婆店形式的兰拉与黄焖鸡,还是孤身一人在北上广的配送员,他们都没法回家,他们也都还需要生活。

“要生活”是本地生活行业今年的核心,也是头部企业背负的历史使命。从更深入的角度来看,这个行业的本身的使命已经从能否正常承接市场需求过渡到了能否为中国提供一种可行的容纳大规模劳动力就业的方案,这一点在基建、基础制造业等能够大规模吸纳基础劳动力就业的行业逐渐衰弱的今天尤为重要。

最近有个很热闹的传言,即美团和滴滴在谈并购,如果这个事情最终达成,那么上一轮“互联网+”周期孕育的核心企业最后归于一体,从现实的角度来说,相对于既往的历史,由于上一轮”互联网+“所涉及并最终能够落地的基本为大规模一线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基于这些行业本身来说,从小散乱差的现实逐渐向统一责任主体转变;用人话来说,之前的农民工欠薪/生产安全事故/社会治安纠纷你必须找到对应的包工头,今天你可以统一地找美团/饿了么,同时他们基本能够解决,这有非常积极的社会意义。

所以当我们看无论美团、饿了么还是剩下的公司,在疫情期间的运营动作,无非都是规避税赋、免除扣罚、减轻考核、补贴核心区域、保障收益基线等利好策略,因为虽然平台上的人一直以来向平台要生存,但是到了今天,平台也终于意识到保障平台关联方的生存才能确保平台本身的生存,这种逐渐习惯互相依附共存的状态,也许是中国现行的巨头们接下去比较现实而对社会有益的选择。

今年外卖行业流量承揽权的交易价相对去年同期的涨幅是多少,和对应城市的房价对比呢?(我真的不是劝你们买谁的股票)

阿里的立身之本是电商;在国内,做零售,时刻需要铭记的一点,就是渠道为王。这个事情其实深深烙印在了阿里的灵魂当中,在许许多多的事务上面都可以体现,比如大文娱关于流量明星的诸多贻笑大方的表述。但是可以验证的是,阿里这个公司一贯以来追求的是,通过对于流量分配的周期化调整,达成流量承揽对象的周期化汰换,实现运营能力的普适化推广,最终实现业务分配对象的可替换性及系统风控,这是彻头彻尾的垄断寡头思维,即“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朕不给你,你不能抢”。

“Divide and rule”对于平台企业是一个过分浪漫的叙述,仿佛置身山巅之城挥斥方遒,举手投足之间就是金钱如无意义的数字般燃烧。但是现实的商业世界可没有那么多浪漫爱情故事,阿里置身于最没有门槛,竞争也最激烈的电商零售行业,其面临的压力也最大。所以阿里的困境其实也很明显,和头条这样的后生相比,阿里已经明显地不年轻,不年轻的定义意味着,因为充分的市场化所带来的财务、法务、合规及体制要求,你无法使用所有激进、敏捷的市场化策略去面对当前市场的所有变化,这是阿里现有体制的核心壁垒,再强调“拥抱变化“也没用。

同时,阿里通过建设淘宝/天猫+支付宝+菜鸟的链条,实现商流+现金流+物流的业务分配的把控逻辑,在拼多多这样的行业破局者直接带动的流量分配变局之下,其本身立身的寡头逻辑成立与否也十分存疑。

正是因为阿里清晰地发现在传统C端零售业务当中确实已经逐渐不再具备竞争优势,并且这种颓势将逐渐难以挽回,所以才有了菜鸟由业务机构向科技+投资机构转型、all in阿里云、跨界半导体以及达摩院这种研究机构等等一系列的选择。从客户视角上来看,这叫从TO C转向TO B和TO G;从行业来说,这叫从流通业务转向基础建设,其实都是巨头逐渐加深护城河和行业壁垒的必经之路,MS、AMAZON等公司的行为就是天然的抄袭对象。如我们看到的,这次疫情期间以钉钉为代表的阿里云系业务出现爆发式增长,成为阿里转型基建的强力催化剂,也证明了互联网基建对于整个社会的价值。

这个事情其实比较良性,因为相对垄断的市场地位的来源是相对有利的比较竞争优势,而中国当下的经济竞争也从单纯的时势造英雄转向了成型巨头企业之间的后半场硬实力竞争,而行业内的头部企业能够顺应这样的方向发展,是一件好事。

前面讲了两个看上去比较成熟的公司和行业,现在来讲一个看上去不是那么成熟的公司和其实已经蛮成熟的行业。

很多人对于拼多多的印象还停留在几年前,比如9.9包邮,实际上拼多多完成资本积累后,开始持续进行百亿补贴高端消费品。当人民群众今天能够在PDD上不仅用9.9包邮买到了必备的锅碗瓢盆,也以前所未有的优惠买到最新的iPhone以及其他中高端消费品时,所有的骂声无一例外地选择与自我和解,关于渠道和路径的疑惑也在一瞬间达成祛魅。天猫已经是大型品牌及核心渠道商的天下了,京东更是一以贯之以非主流品牌不直采的方式表明态度。然而,零售行业的本质,永远也终将是性价比;即不存在无限的消费需求尚待开发,在开放市场的环境下也无需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套路保障目标的达成。

中国的电商行业的核心矛盾之一,就是从业人员日益增长的降本增效还要兼顾讲故事的KPI和人民群众日渐消亡的为了蝇头小利而陪同平台手舞足蹈的耐性之间的对立。如果大家去年需要通过叠猫猫,今年需要通过堆火车,明年需要通过一个虽然看不太懂但是明显更加复杂的方式去达成一个看上去不是那么有诱惑力的优惠,那么毫无疑问,类似拼多多的“百亿补贴”形式简单直白的营销方式是对于上述所有的降维打击。

这也是为什么前文在讲阿里的时候说电商这行最没有门槛,与其谈太多的互联网思维,不如大家回归商业本质比较好。

马上要到618了,同事们又一起研究了今年拼多多最新的政策。首先是延续了去年的“正品保证保险”,若消费者发现购买的是假货,可以主张“假一赔十。价格方面在成本价基础上补贴5%—50%。价格和质量两方面都有了保证。实际看了一下,发现比如茅台酒比去年同事们抢得还要便宜。

今年还有一个变化,平台上线了防黄牛系统,据说是因为商品价格便宜,怕黄牛囤积牟利,所以比较严格,对于活跃度很差的账户会产生误伤,需要用户多逛多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