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文化,书法思想境界培养,书法的思想

 新闻资讯     |      2020-07-05 11:37

本文乃作者天苍港苍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人们可以对自然界存在的人所创造的、为感官所能接受的,或通过一定媒体反映在人的思维中的对象产生美丑感受,但使人能产生美丑感受的对象并不都能让人作雅俗判断。全面考察人可以做雅俗判断的对象只有三类:一类是有了精神表现的人;一类是寓有人的精神表现的审美对象,人所创造的精神产品如各种艺术;一类是人设计、制作或建造的物质产品的形态,如各种器物、建筑园林等。

总之,一切留下了人的思想感情、文化修养、精神气息烙印的事物,人都可以做雅俗判断;不具备这一根本点的任何审美对象,人只可以感受其美丑,却无以作雅俗判断,人类在不知有雅俗以前不必说,人知有雅俗之后也仍是这样。对于无可言雅俗者强言雅俗不行,对于确有雅俗不同表现的对象,人们不产生雅俗的认识判断也不可能。(缺少雅俗判断力的人,自然不会对客观存在着雅俗的审美对象作雅俗判断但那只是由于他个人缺少这种能力)。为什么将问题扯得这么远?这里之所以提到这一点,是因为它对于我们认识今人作书必须自觉求高雅具有现实意义。后面我将专门论述这一点。

作为雅俗判断的第一类对象 是人。人是雅俗判断的主要对象,人对其他事物的雅俗判断也是由人的雅俗判断引起的。但其所指的是通过生理行为反映出来的人的精神,从汉代兴起的人物品藻之风,其指向就是对现实生活中,受到经济、政治、军事、文化艺术生活的制约,在这些活动中展露出来的人的精神气格、情志意兴等的审美判断。袁昂《古今书评》中对那许多书家之作的判断,既是对社会人各种举止仪态的雅俗判断,也是从书法上看到了这种风神的雅俗判断。因为书之雅俗,实际就是书者雅俗不同的精神修养、情性气格的对象化。雅与俗是比较而出的,不见俗无以知雅,不见雅也无以知俗。

今人以古代拙朴之书契为高雅,古人却无此自觉,也不知这种表现叫“真朴”。因为那时人不存在真朴与虚伪的区别。古人的真朴被视为高雅,是在大量出现了不真朴的现象之后的人,通过比较后认识的。作为雅俗判断的第二类对象是留下人的精神烙印的产品,主要是艺术。艺术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后,雅俗最为人们关注。因为它不只是书者技能工力的现实,而且是创造者精神气格、思想境界的对象化。技能、工力是艺术创作的必要条件,没有相当的技能工力,不可能有艺术创造。然而无论技能多么精、工夫多么深,也不能保证艺术作品必有高雅的精神境界,因为这要取决于创造的精神境界。

艺术家缺少高雅的情志气格、精神境界,不可能有艺术作品的高雅。正是由于这一点,艺术家在作创造准备的同时,还特别讲求精神气格的修养,尤其是书法艺术家。因为书法只是以写字创造的艺术,作品之雅俗高下全在其流露出的精神气息的雅俗高下。正如李瑞清所说:“书以气味为第一,不然但成手技,不足贵也”。雅俗判断的第三类对象是人文景观。人文景观,不同于一般的自然景观。人文景观是指留下了人的精神烙印(比如经匠心设计)的景物,它是按设计者的审美见识、修养设计安排的,如颐和园、苏州园林等。自然景观则没有这种烙印,高山大海、风花雪月、松柏桃李、雨雪雷电等等,人们可以感其巍峨、浩森、优美,赞其美好瑰奇,甚至为之流连忘返,但不判断其雅俗;

对于园林设计,环境设计等等,人们欣赏之时,则是可有雅俗判断的。九寨沟、张家界的景色,当人们初发现时,虽赞其优美,但不言雅俗。以后辟为旅游点,便于游人观赏、旅居,有了一系列的安排设计,其所造成的审美效果,人们便有了观赏、利用后的雅俗判断。其中包括旅居点的一草一木的点缀、设施,它的样式、色彩、房间里的布置,餐桌上的用具,人们一一都可以有审美之中的雅俗判断。

以上的事实再一次说明:人们的雅俗判断,只能是留下了人的精神修养,人的情志意兴的审美对象,没有留下人的精神烙印的,无论多么具体可感的形象,无论人觉得它有多美,却不言雅俗。古人不也有赞松、竹、梅等的高雅的么?确实是这样。但这是观赏者将它们拟人化了,以它们的形姿、景况比人的形姿、景况,又以处于其相类景况中的人的精神气格赞赏它们。实际所费的不是松、竹、梅的高风、亮节的高雅,而是人的精神境界的高雅。

人们不也常称赞自然环境的“幽”而“雅”么?别忘记了,被人赞为优雅的“自然环境”,是相对于“社会环境” 而言的,其实使你感其优雅的自然环境,恰是因为它留下人利用改造它的烙印,反映了人的高雅的情致和审美趣好。第四节人为何要求雅避俗何以为“雅”?何以为“俗”?不见历代学人有审美意义上的直接表述。黄庭坚曾回答“或问不俗之状”,也没从审美效果上对“雅”和“俗”作出解释。

是的,几乎所有审美语汇都是很难从正面作解释的。但是如果我们认识到:“美”是以形象展现的“人的本质力量丰富性”,沿着这一根本原理去思辨,何谓雅、俗,也不难弄清楚。 就我们所要论述的书法来说,如果作者不知这一根本原理,即不知书法何以为美丑,只知学仿别人,只求迎合俗好,名利薰心,一般不识者一捧就晕头转向,不知有自己的追求和创造,根本想不到也不知以什么给人的美感……这是不是俗呢?这样的作品会不会“雅”呢?我以为这里就可分雅俗。如果一个艺术家所想的所做的不是这样,而是脱离了上述的低级趣味,努力从历史和现实的各种高尚的艺术中吸取营养,努力寻求以高尚的情志进行书法创造。这种思想认识,这种精神状态,就不是俗,而是雅,它化为书家笔下的书法现实,就可能成为高雅的书法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