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宝塔糖”随处可见,为何如今彻底消失

 新闻资讯     |      2020-07-28 12:22

《江城子·西城杨柳弄春柔》中说道“韶华不为少年留”。少年时期的记忆总是最为美好的,只是随着时光更替,那些曾经陪伴我们一起成长的事物也封存在了人们的记忆当中,让我们永远为之怀念。“宝塔糖”就曾经是一个时代的回忆,尤其是对70后,80后来说,宝塔糖更有着特殊的意义。

众所周知,在孩子们的眼中,糖果无疑一种甜蜜的奖励,尤其是在物资极为匮乏的上个世纪,若是能沾上一点点糖粉,都能够孩子们欢呼雀跃好几天,更遑论得到一整颗糖、或者一整盒糖。因此,当时供销社内出售的不仅能够杀灭蛔虫,而且物美价廉的宝塔糖,非常受孩子们的喜爱。

可惜的是,从1985年后,曾经随处可见的宝塔糖就彻底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之中,孩子们也就失去了这个甜蜜的伙伴。事实上,宝塔糖的消失并不是因为销量不好,而是因为当时的医药技术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可以杀虫的宝塔糖逐渐被新药代替,而市面上也有了更多各式各样的糖果供人们选择,于是宝塔糖也就慢慢地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除了上述两点之外,宝塔糖的消失实际上还有另一个鲜为人知的原因。宝塔糖的主要原料是一种叫做蛔蒿的植物,而这个蛔蒿就是宝塔糖能成为打虫药的关键原因。蛔蒿是一种多年生草本,人们一般都会选择冬播和春播的播种方式,而采收蛔蒿的最佳时期则是在每天的八九月份。

那个时候花朵正含苞待放,若是直接以花朵颜色以及花蕾成熟时间为判断,那么很容易就会造成采摘时间的误差,所以人们通常都选用分批收取的方法。被人采摘下来的蛔蒿花蕾不能长时间置放,采摘完后就必须要把它们拿去烘干,或者摊开放到通风处。

蛔蒿中含有一种名为“α-山道年”的物质,是一种广谱性杀虫物质。我们都知道,蛔虫是一种非常古老的人体寄生虫,在解放初期,我国人民就曾深受蛔虫病的困扰,为了彻底地消灭这种对疾病,我国开始着手研制蛔虫药,而宝塔糖就是用来对抗蛔虫病的一种药品。

遗憾的是,当时我国境内并没有蛔蒿这一生产宝塔糖的主要原料,因为蛔蒿是一种生长在北极圈内特有药用植物。好在,那时我国同苏联的关系非常好,所以最初我们国家生产“宝塔糖”的蛔蒿,都是从苏联进口而来的。

可进口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于是在1952年,国家又从苏联引进了大约20克的蛔蒿种子试种。这20克种子被非常平均地分成了四份,分别送往呼和浩特、大同、西安、潍坊这四个国营农场进行试验培育。

最后呼和浩特、大同、西安这三家农场试种都失败了,只有潍坊农场取得了成功。为保密起见,潍坊农场试种的蛔蒿并没有向外透露,于是为了更好地掩人耳目,农场便对外宣称试种的是“一号除虫菊”,足以看出国家对这次蛔蒿试种的重视。

成功培育出了蛔蒿之后,国家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广泛种植。获得了充足的原料,宝塔糖的产量也在不断地增加,很快就面向了市场,并向全国各省市推广开来,一时之间宝塔糖风靡全国。

但天有不测风云,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后,中苏关系急剧恶化,苏联不仅单方面地撕毁了援助的合约,还撤走了所有用以提取蛔蒿的实验机器。没有了苏联的提炼技术,国内的医药公司无法开展工作,这也就意味着那些国家花了大力气种植的蛔蒿,也变成了废品。

常言道”有志者事竟成“,就算失去了外界的帮助,我们也仍然没有放弃。苏联撤走援助后,我国立马就展开了提取技术的相关研究。经过一番艰苦卓越的研究和实验后,我国终于掌握了关于蛔蒿的提取技术,实现了自行生产宝塔糖的梦想。十年动乱之后,蛔蒿在国内的种植面积迅速膨胀,甚至整个山东省内的药厂几乎全在生产宝塔糖,使得宝塔糖的库存积压现象非常严重,因此各大药厂不得不逐渐地停止了蛔蒿的种植生产。

1982年,在医药技术人员们的奋斗下,我国制造出了一款疗效更佳的驱虫药。于是 “宝塔糖”驱蛔药很快就市场淘汰了。一些药材公司担心蛔蒿绝种,便把一些蛔蒿种子装入容器,并置入深井进行贮藏。可谁知最后一批蛔蒿种子,因为保存而腐烂,根本无法再用于种植了。于是1985年之后,蛔蒿便彻底地在我国消失了。

经由宝塔糖事件后,我国决心不再完全依赖他国的帮助发展自身,而是下定决心要凭借自己的努力实现中华崛起的梦想。事实证明,这样的决定并没有错,如今的中国在无数中华儿女的艰苦奋斗下,早已实现了经济的腾飞,挺直了腰杆站在世界舞台的中央接受世界各国的赞扬,而这一切都少不了来自当年苏联撤资后的血泪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