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为智残儿寻机构托管其近千万资产

 新闻资讯     |      2021-04-16 17:04

  □南报融媒体记者马道军

  “年纪大了,等我百年后,谁来照顾苦命的儿子?”昨天,在鼓楼区宁海路街道苏州路社区,赵奶奶(化名)忧心忡忡地说。

  今年84岁的赵奶奶,老伴去世多年,目前和智力残疾的儿子相依为命。老人表示,现在最大的心愿是能尽快寻找到合适的托管机构和监护人,可以管理好自己近千万遗产,在她走后,能更好地保障儿子的下半生。

  老人担忧:资产近千万,智力残疾儿子将来谁管

  在苏州路社区的家中,赵奶奶说,当年生下儿子时,年龄有些大了,还因难产造成儿子智力残疾,后来,也就没考虑再生二胎了。

  这些年,赵奶奶置办了两处房产,再加上多年来的存款和退休金,共计近千万资产。

  “这些年,儿子虽然生活可以自理,但毕竟是智力问题,要独立管理这么一大笔资产,确有困难。”赵奶奶直言。

  赵奶奶告诉记者,她最近一段时间也找到民政部门,希望得到帮助,“我没有太可靠的亲戚,如果有监护人,都没有这个问题了。现在由政府牵头,我放心一点,委托一个机构代管,儿子的下半生也好有个保障。”

  托管难点:老人和智力残疾儿子都需要监护人

  “像赵奶奶这样的情况,大家也是第一次遇见。我们已联系了相关律师与赵奶奶进行沟通,寻找一个解决方法。”鼓楼区民政局副局长邾小红说。律师、专家沟通后认为,该案例的难点,本质首先是赵奶奶及其儿子监护人的问题。

  根据我国民法典第二十八条: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由其配偶、父母、子女、其他近亲属或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按顺序担任监护人。很显然,以上人员都不符合赵奶奶的要求。

  不过,民法典第三十二条规定:没有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监护人由民政部门担任,也可以由具备履行监护职责条件的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担任。

  对此,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邱鹭风认为,基层政府可以通过此案,探索这一类问题的解决方式。

  首先确定老人的监护权,再确定老人百年之后是由民政部门还是社区来担任智力残疾儿子的监护人。其次,要明确她的儿子是居家照护还是由福利机构照顾,然后由监护人(社区或民政部门)定期支付费用。

  解决办法:民政牵头,多部门促成遗赠扶养

  记者了解到,除了确定监护人之外,巨额资产的托管也是难题。

  目前,鼓楼区民政局、宁海路街道、苏州路社区跟公证部门多次沟通后认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是一个相对好的解决办法。

  所谓遗赠扶养协议,是受扶养的公民和扶养人之间关于扶养人承担受扶养人的生养死葬的义务,受扶养人将财产遗赠给扶养人的协议。按照协议,扶养人承担受扶养人生养死葬的义务,享有接受遗赠的权利。扶养人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集体所有制组织,并不局限于受扶养人的近亲属。

  “针对赵奶奶的诉求,我们将充分尊重老人意愿,多部门促成遗赠扶养。”鼓楼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苏州路社区党委书记周娟也表示,律师建议老人到公证处提交材料进行公证,财产不是交由社区托管,“我们还需等待下一步监护人明确后,请示街道民政科、区民政局安排托管机构。”

  “遗赠扶养协议是照料鳏寡孤独老人安度晚年,使之生养死葬有所依靠的一种特殊合同。”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我市许多社区老人、残疾人面临着空巢、无人照料、老无所依等实际困难。签订遗赠扶养协议,可以使没有法定赡养义务人或虽有法定赡养义务人但无法实际履行赡养义务的孤寡老人,以及无独立生活能力老人的生活得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