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到底该不该举办媒体答谢会

 新闻资讯     |      2020-01-09 18:37

又到年底了,腰包里还有点儿银子的企业们,从2019年12月开始,一直到2020年1月,都会陆陆续续举办新年联谊活动。除了时常见诸于报端的“60个月薪资做年终奖”之外的“企业年会”活动,还会有一类联谊年会,就是与媒体的答谢活动。

我作为一个还算知名的自媒体作者,自然广东服装定制也是每年受到多个企业的邀请,去参加他们举办的媒体答谢会。

因为本人比较懒,所以把能推辞的外出都尽量推辞了。不过今天,还是想探讨一下这个话题:企业到底该不该举办媒体答谢会?

新闻媒体,在狭义的西方社会观念里,属于社会公器。比如美国的法律规定,政府部门不得创办任何媒体。

我国的新闻媒体制度具有鲜明的中国社会主义特色,所以自然不是按照西方那一套来。媒体既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队,也是人民群众的传话筒,一方面歌颂社会主义成就,一方面也起到舆论监督的作用。

从当年孙陶然(现拉卡拉董事长)承包《北京青年报》,之后又联合创办蓝色光标公关公司开始,行业里有了“车马费”这个新名词,也就是媒体从业者光明正大的拿红包,发有偿新闻。

但是随着中国特色的“6P”市场营销理论的深入发展,PR已经逐步成为了营销生产力,车马费也就水涨船高,一路攀升,直至国家有关部门出动公检法司给予严厉打击,送了若干个典型进了监狱,一定程度刹住了有偿新闻的歪风邪气。

此后,公开的签到红包,数字就逐步固定下来,比如IT行业一般500元,互联网行业一般1000-2000元,汽车行业5000元左右,房产企业3000-10000元不等。

企业媒体部门与媒体从业者,也从纯粹的供需交易行为,升华为日常的眉来眼去、打情骂俏,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而媒体答谢会,就是这种升华行为的产物之一,在年底把日常有过帮助或者来往的“老师们”聚在一堂,叙叙旧,谈谈新。

最好的奖品早就内定了给某几家老师,而坐在席间的其他老师们也都心知肚明,鼓噪着让中奖者在微信群里甩几个大红包完事,大家其乐融融。

广东服饰定制 至今还记得某大企业,在非常大的一次集会上,大BOSS登台拿起话筒,结果没声音------因为每相关的个人都担心话筒不响,不断的去测试,终于测试到没电了。

一次性聚集这么多同业者在一堂,彼此秉性不一,好恶有异,难免接待上会有亲疏纰漏。原本一年来紧密配合的关系,转眼间无端生了嫌隙。

更何况很多企业的PR负责人原本就是媒体出身,也会有本人的立场倾向,以及圈内好友,亲疏关系自然不一。

原本,这种潜规则也是彼此理解,但是如果非要人为的把猪羊牛鸭放在一起,难免会引起暗中比较。

尤其是有些信息,本该是走“不对称”,但是几个相关方在一起坐坐聊聊,“信息对称”,就会造成企业的被动。

最要命的是,这一点也是很多企业领导们的认识,所以媒体公关也是领导最容易直接干预的事务。

无非是变逢迎拉拢为操行专业,变临时抱腿为日常沟通,变扬汤止沸为釜底抽薪,变东奔西走为防患未然。

作者:张栋伟(市场营销专家、资深互联网人士、“酷实习”大学生就业创业平台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