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座”本是道德的失守,法律永远守护正义

 新闻资讯     |      2020-01-12 18:01

霸座是在公共场合下不文明的表现,然而霸座者确成为有理者,最近霸座者却把中央电视台给告上了法庭,如今这起案件有了一审判决霸座者败诉被法院驳回上诉的请求。

这件事体现了法律是以真实、客观为基础,以职业道德为准则的新闻舆论监督下,没有受害者只有全社会的共赢。

霸座是典型的违反失德的行为,霸座行为屡屡受到社会的关注和强烈的谴责,人民群众对公平正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类似这种行为还有很多比如电信诈骗、造谣生事、失信老赖,我们都能看到媒体舆论对于这种行为的谴责。

新闻媒体作为社会的现者和瞭望者,能够很好的反应问题,引发思想,促进共识同时也能督促我们和相关部门对于这些问题的遵守和改善从而来解决我们社会中最烦休闲衬衫恼最忧最冤的事,这是媒体的责任也是他们的担当,我们无法想象一个新闻媒体如果集体失语,那么对于我们全社会全人类都将是一场灾难,所有的人都会为此付出代价。

新闻媒体是党和人民的喉舌,作为舆论监督者,他们更是我们道德和法治的共同建设者。他们用一篇篇新闻报道,引导规范着人们的行为,促进着社会的公平正义。对他们能不能保持一种“平常心”,无疑是社会民主和法治发展程度的标志之一。

“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70多年前延安窑洞中曾有一次铭记史册的对话。面对黄炎培如何跳出历史周期律的问题,毛泽东同志给出的答案是——民主。黄炎培深感赞同:只有把每一地方的事,公之于每一地方的人,才能使地地得人,人人得事。

如今,法院一个判决让我们看到,共和国缔造者的答案,正在一代代人的接力中变为现实。

真正地奉行民主和法治,接受各界监督,我们才能在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中建设好我们的国家。

近日因认为中央电视台报道其自己不遵守道德行为的报道侵犯自己的名名誉权,罗某将央视告上法庭,北京海淀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了此案判决驳回罗某的全部诉讼要求。

在2018年12月8日,罗某从武昌到鄂州,武昌始发到上海南的z25次列车,在其列车到达鄂州后未下车,并且从车票所示的4车4号上铺转移到5车继续乘车。

当列车行驶至黄石站期间,列车工作人员要求罗某进行补票以及出示其身份证,罗某情绪一度激动,引发列车秩序,抢夺列车人员的记录仪器,还伴有不文明的语音,双方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当列车停靠黄石站期间,黄石站派出所对罗某进行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并将其送至黄石拘留所执行。

12月11日,央视中文国际频道“中国新闻”栏目、财经频道“第一时间”栏目分别以《男子嚣张“霸铺”拒补票 扰乱秩序被行拘》《“霸座”“霸铺”再现 两人均被拘》为题报道了该事件。

北京海淀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央视报道“罗某列车被拘”一事,是源于罗某在列车上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并被行政处罚的真实事件,具体依据有武汉铁路公安处作服饰定制出的处罚决定书,内容真实。央视的评论内容是在履行国家媒体舆论监督职责下进行的阐述,符合评论行为需遵守的正当性、合理性原则。

此外,央视在报道中对罗某进行隐名、打马赛克处理,尽到了审慎保护义务,其报道、评论行为合法。

关于罗某主张的损害后果及其与报道、评论的因果关系,法院认为:央视是影响力远大于一般社会媒介的国家级媒体,在央视播放涉案视频后,罗某个人声誉、评价确实会在其生活圈内有一定程度的下降。但降低的根源系其在列车上的违法行为,而非央视的“以案释法”。

央视在遵循报道真实、客观,评论合理、妥当的前提下,对违法进行批评,是在依法履行舆论监督职责,引导公民遵纪守法、遵守公共秩序。

罗某作为职业律师,应当对其违法行为造成的不良后果有充分预计,并承担该后果。因此,在央视违法行为并不存在的大前提下,罗某提出名誉权侵权的主张尚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也因此驳回其关于侵权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