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级的市场红利

 新闻资讯     |      2020-02-01 19:14

“三张表不约而同将完成目标任务的时间节点指向2020年——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年。”

“投资市场的风向和赛道不断变化,环卫市场和垃圾分类市场正在乘风而起。”风险投资人王安迪自2017年起一直密切关注环卫产业,“2013年到2015年政府兴起购买第三方服务的市场红利给了很多民营企业机会,启迪桑德、中联重科、福建龙马环卫等行业内公司均抓住这一波机会,拿下了不小的市场份额。”

2017年,现任苏州嘉诺环境工程有限公司设计研究院副院长严峥决定从荷兰回国。彼时,苏州嘉诺的环卫业务正处于迅猛扩张期,“我感受到环卫产业发展的风口,所学的生物环境科学知识回来后会有更大的用武之地。”

不久前,住建部等九部门印发《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 ,决定自2019年起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

环境服务行业数据挖掘与监测平台环境司南预测,到2020年,46个首批强制垃圾分类试点城市的垃圾分类服务(前端市场)有望释放200亿元左右的市场机会。

2019年,“无废城市”试点也在全速推进。“试点项目将在未来几年产生20倍左右的放大效应,由此也将催生万亿元量级的垃圾处置市场。”环境司南相关负责人惠泽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2018年休闲衬衫6月12日,浙江省政府采购网发布“台州市黄岩区城区生活垃圾分类与循环经济一体化项目”公开招标公告,项目预算5516万元/年,总金额超过3亿元。该项目打破了国内单体垃圾分类运营项目的合同金额纪录,被业内称为“垃圾分类第一标”。

仅仅几个月后,纪录再次被刷新。2019年3月,北京金甲壳虫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体预中标“大同市生活垃圾分类资源化利用PPP项目”。项目合作期30年,总费用11.4亿元。

近几年,随着环卫产业亿元级项目频出,除传统的环卫市场化项目外,城市垃圾分类项目大有抢戏上位之势。PPP、BOT、特许经营、委托运营、政府采购等模式让人眼花缭乱,项目信息更是密集、批量发布。

2013年我国环卫市场规模为537亿元,2017年市场规模轻松闯过1000亿元关口。“预计到2020年,这一市场规模会达到2500亿元左右。”惠泽认为,市场规模迅速扩大,其背后是三张“倒计时”表。

一张表是2015年11月住房城乡建设部等十部门联合发布的《全面推进农村垃圾治理的指导意见》,意见要求“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时,全国90%以上村庄的生活垃圾得到有效治理”。

另一张表为2017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要求“到2020年底,基本建立垃圾分类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生活垃圾分类模式,在首批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46个城市,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到35%以上”。

第三张表是不久前住建部等九部门印发的《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要求“到2020年,46城外的其他地级城市实现公共机构生活垃圾分类全覆盖,至少有1个街道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示范片区”。

“三张表不约而同将完成目标任务的时间节点指向2020年——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年。”惠泽认为,“倒计时表是各地政府的压力,同时也是环卫企业的重大商业机会,各地的农村垃圾治理和城市垃圾分类相关项目吸引了大批相关企业的目光。”

“同等覆盖范围,一个环卫一体化项目的营收能力相当于3到5个垃圾发电厂,市场诱惑力显而易见。”惠泽分析,“这样的市场红利你抢不到就会被别人抢走,对于环卫企业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倒计时?”

建设“无废城市”,对传统意义上的固废市场处置体系也提出了全新的革命性要求,分析人士认为,固废处置的整个产业体系正面临重新“洗牌”。

“无废城市”风口下,“金元策略”或将成为今后环卫市场竞争的“常规杀伤性武器”,传统环卫服务领域的游戏规则将被改写。可以看到的事实是,最近两三年,金额高、合约长的环卫服务大项目频出,除广东、山东等少数几个环卫市场化发达的省份外,中西部及东北地区的合同金额超亿元的大项目,几乎都被全国性大企业拿去。

这意味着优势企业掌握了越来越多的优质项目资源,大型环卫公司越做越大,市场占比越来越高,中小型环卫企业的生存空间进一步被挤压。

“‘无废城市’建设需要的是环境卫生领域全产业链综合治理,原来产业链单一或项目小而散的企业必然面临整合。”苏州市伏泰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范延军说。

一边是“无废城市”建设预期带来万亿元市场前景,一边是有人欢喜有人愁的市场现状。“新游戏规则下的市场,将会和前几年完全不同。”惠泽分析。

“随着‘无废城市’建设的推进,城市发展理念逐渐转变,环卫领域的市场格局会逐渐清晰。”王安迪分析,“环卫行业的壁垒将越筑越高,且主要壁垒将是品牌效应、规模效应、核心技术实力及产业链运营能力等几大方面,行业从分散走向集中是大势所趋。”

随着城市服务市场逐步开放,新的市场机会会同步到来。在这种背景下,到底是深耕垃圾分类、固废处置等专项还是参与相关城市全链条治理?企业面临着方向选择。

环境司南认为,环卫行业企业或将面临三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做城市清洁工,第二阶段是做环卫一体化承包商,第三阶段是成为城乡环境运营商。

在环卫领域全产业链综合治理的思路下,PPP项目包规模越来越大,作业范围也越来越广,“大环卫”理念呼之欲出。比如,成都光大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标了都江堰市滨江新区道路桥梁、环卫、绿化、街灯社会化管护项目、玉禾田中标了淄博市临淄区城市管理(市政管理养护、园林绿化、环卫服务)市场化特许经营项目……

“‘无废城市’建设要完善垃圾资源化回收体系,建设产业集群,需要全产业链参与,环卫企业的最终定位将是‘城乡环境运营商’。”惠泽说,这就要求运用市场化机制,对城乡公共空间与公共资源、公共项目实行全流程的“管理+服务+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