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受害者现身,患上心理疾病,平时不敢出门

 新闻资讯     |      2020-04-02 14:31

今天,韩国N号房事件74名被害者中的一位现身说法,她向媒体表示,相较于身体上的折磨,心理创伤对她的影响更大。她患上了躁郁症和忧郁症,无法入眠,吃不下东西,无法离开自己的家,一离开家就感觉会被跟踪,出门时即便是夏天也要将全身包裹得密不透风,不想让任何人注意到。当被问及希望主犯受到何种惩罚时,这名受害者表示,我希望他在监狱里关到死,因为根本无法确定他出狱后会反省自己的罪行。

3月16日,N号房主犯赵主彬已经被逮捕,昨日,他被移交检方。移送途中,赵主彬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向因他受害的人谢罪,感谢制止了他无法自拔的恶魔般的生活。但是当被问到是否愧对受害者、是否承认散布性剥削影像时,赵主彬却始终保持沉默。接受采访期间,赵主彬颈部戴着护具,没有戴口罩,据了解,这是他被捕后试图在钟路警察署拘留所自杀所致。

同时,还有韩媒爆料,N号房的1万名付费会员中,有教授、人气艺人、体育明星、著名创业公司CEO等知名人士,如果他们的身份都被公开,将会引起不小的风波。其实,早在N号房事件进入公众视野之后,数百万名民众就开始上青瓦台网站请愿,截至昨天中午,有260万民众请求公开赵主彬的个人信息和照片,188万人要求公开N号房26万会员的身份。

但是在看到赵主彬的相关信息后,相信很多人都会和笔者一样感到万分诧异。自称为博士的赵主彬,只有25岁,是仁荷工业专科大学信息通信系的毕业生,从2018年12月至今年3月,他在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上有偿分享非法拍摄的各种性剥削视频,赚取33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900万)的收入。这些视频,是他以高薪兼职吸引未成年女孩和不谙世事的女学生,哄骗她们拍下裸照或不雅视频,以此作为威胁拍下的。年纪最小的受害者,只有11岁。为了防止犯罪行为被曝光,他还曾谋划杀死举报者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

一边的身份是不可原谅的性犯罪嫌疑人,另一边却是一身正气的校报编辑、热心公益的志愿者。在赵主彬的现实生活中,他经常参与孤儿院的志愿活动,曾经撰写防止校园性暴力的主题报道,还在收到儿童被近亲猥亵问题的咨询时,鼓励对方告诉父母。这样一个看起来根正苗红、正义凛然,完全可以托付、信任的人,也是那个在被问到为何进行性犯罪时,说出女人就应该用来赚钱的人。

对女性的尊重和鄙视,在赵主彬身上神奇地实现了统一。有人惊诧于赵主彬竟能活得如此矛盾,看看那不乏社会名流的26万名会员,我们就能明白,这样活着的人并不少。在赵主彬眼里,这不是犯罪,被发现了才是罪过,他只是找到了一个赚快钱、赚大钱的好路子,却视受害女性的屈辱、无助、悲痛而不见,女性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他牟取暴利。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说到底,一切还不是为了钱。不管是赵主彬,还是被他诱骗而来的女性,如果不是因为钱,这桩生意根本就不会存在。

也有些人,根本就不缺钱,依然会走上借偷拍女性身体牟利的道路,一方面是为了赚钱,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炫耀。前两年中国也曾出过一个色情网站,上面充斥着数量不小的淫秽色情视频,上百万用户在线更新。其中有一个用户,上传的视频最清晰,数量也不少。他在2015-2018年间,利用自己外企高管的身份,吸引近100名女性发生关系,拍下性爱录像之后,在网站上标价200-300元不等进行售卖。这一案件的涉案金额超500万,而现实中,此人一年的年薪就有上百万,说他缺钱,是没人信的。

在中国,靠女性身体来赚钱的人也不少。公开场合的商场、私人领域的出租屋,卫生间里会发现针孔摄像头,深更半夜的KTV、酒吧门口,会有蹲守等待捡尸的男子。有孩子的妈妈,还得防着自己的孩子,因为在韩国和中国,小学生之间流行起了偷拍妈妈的行为。在妈妈不知情的情况下,睡觉、换衣服、穿内衣的影像被拍下并上传到网上,甚至还有小学生为了涨粉,竟说出只要订阅就展示妈妈臀部的话。

一些教育程度不高的女生,还会被诱骗去做福利姬,工作内容就是拍下自己身体的裸露照片或者视频,以获取客户的金钱回报。大多数做福利姬的女生,都是因为家境贫寒,想要兼职赚钱,可是在接触这一行业之后,很少有人能全身而退。

有人说,这是教育的失败。在赵主彬身上,我们看不到一丝对女性的尊重,只有以强凌弱、将别人的痛苦当成快乐,那些以出卖照片、视频为生的偷拍者和女性,没有靠自己双手劳动致富的正确价值观,有的只是好逸恶劳、坐吃山空......而隐藏在他们所有人内心深处的,是对女性群体的物化,是金钱至上的物质主义,也是丑恶、肮脏的现实对那些单纯、无知心灵的践踏。

小说《默读》中有句话,你可以教孩子防备陌生人,提高警惕,但不能让她怕穿碎花裙子。还不知世事的孩子,并不知道那些不怀好意的人教他做的事意味着什么,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在面对这些肮脏时懂得后退一步,让那些不怀好意的人毫无保留地被暴露在阳光下,让世界上为人所知的恶得到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