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盈方中国、卖铁人公司,万达体育率先断臂求

 新闻资讯     |      2020-04-04 20:37

3月26日,懒熊体育得到独家消息,万达体育中国旗下的盈方中国团队收到大面积裁员通知。此前盈方中国团队总人数在50上下,按照目前的沟通计划,他们当中可能只有个别员工被万达体育中国留下,整合到其他现有业务当中。也就是说,盈方中国团队将结束其历史使命。

懒熊体育就盈方中国大面积裁员的消息向万达体育集团公关进行了求证,后者表示目前“没有能够回应的”。

2019年9月,万达体育中国总裁兼CEO杨东为因个人原因离任,并且离开公司董事会,万达宝贝王集团执行总裁高益民接任。

据懒熊体育了解,盈方中国自盈方被万达收购之后就不再归属于盈方总部,而是被划归了万达体育中国。去年11月底,供职盈方中国14年的总经理赵峰离职,时任副总经理宋丹娜接任。眼下这轮裁员之前,万达体育中国大约有员工一百余人。

尽管万达体育中国近半年多以来发生了较大的人事变动,但对于整个万达体育上市公司来说,不管从营收还是业务数量上看,万达体育中国仅占很小的一部分,产生的影响相对有限。(相关链接:300页纳斯达克招股书,读懂万达体育的上市路)

万达体育中国虽是万达体育的三大核心资产之一,但根据王健林所做的万达集团2018年工作总结报告,当年万达体育中国的营收占万达体育总营收的不到5%。也就是说,另外两大核心资产——盈方和世界铁人公司——占据了万达体育营收的绝对大头。

3月26日,据彭博社报道,万达体育接近与传媒集团Advance Publications达成协议,将铁人三项业务(世界铁人公司)出售给后者。

Advance Publications是美国知名社区网站Reddit的母公司,同时还是探索频道(Discovery Channel)、Wired、Lycos等传媒公司的股东。

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此次交易对世界铁人公司的估值可能超过7亿美元,万达体育最早可能在本周内正式官宣出售。不过消息人士同时指出,虽然双方磋商已进入深入阶段,但交易仍有可能破裂。

万达体育股价在美国当地时间3月25日收盘时大涨17.86%。而此消息传出后,其股价在盘后已经大涨逾30%。不过相比于万达体育上市时的发行价,8个月内万达体育股价已经跌去75%,目前市值2.71亿美元。

2015年,万达体育以6.5亿美元从私募股权公司PEP收购世界铁人公司(WTC)及其旗下的所有业务,并承担PEP的相关部分债务,收购总成本约9亿美元。

今年2月,多家外媒就已经报道了万达体育正在考虑出售世界铁人公司的消息。万达体育希望通过出售该业务获得约10亿美元的收入,并在2月中旬拒绝了职业三人运动员组织(Professional TriersOrganization,PTO)的收购邀约。

当时彭博社的报道称,PTO在2019年就曾向万达体育表达了收购其铁人三项业务的意愿,但在经过谈判后,PTO当时认为过度的杠杆影响了万达体育投资铁人三项业务的能力,因此谈判并未成功。但2020年2月4日,PTO再次向万达体育提议就收购铁人三项一事进行讨论,并称其准备考虑一项全现金交易。2月18日,万达体育以PTO的收购方案“不够清晰且缺乏细节”为由拒绝了该收购方案。

3月17日,万达体育发布公告,称已与瑞士信贷银行新加坡分公司成功签署2.4亿美元贷款协议,用来提前偿还公司于2019年3月15日获得的贷款。

万达体育在这份融资公告中表示,这笔贷款能“同时增强公司资产流动性,降低财务成本”。但彭博社今日的报道却披露:自这笔贷款生效日开始的8个月内,如果万达体育无法卖掉世界铁人公司,那么借款方将要求万达体育提前偿还一半的贷款金额。

盈方公司是万达体育旗下铁人三项业务之外的另一个大头。作为国际知名的体育赛事版权巨头,盈方目前手握上百个体育赛事版权代理协议。不过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影响,目前全球体育赛事基本处于暂停状态,这对盈方的业务将造成必然的影响。

另一方面,虽然盈方的版权资源种类丰富且数量众多,但现阶段其手中最有价值的版权资源依然还是国际足联世界杯,且目前的合同只续约至2022年。

因此,与版权方的续约能力将成为决定盈方命运的关键因素。“像盈方这种体育营销公司,看上去核心资产是版权,但实际上人才是他们的核心资产。”达为资本董事长韩大为此前曾对懒熊体育表示,“很多的版权资源都是靠人的关系来谈成的。”

2015年,万达收购盈方时在合同中规定,盈方的核心管理层不仅需要至少为盈方继续服务5年,而且还需要作为合伙人自己掏钱参与万达对盈方的收购。另外,合同里还给了盈方高管很高的股权激励条款:如果万达体育5年内上市成功,那么盈方的核心团队也会获得很好的收益。

当年韩大为深度参与了万达对盈方的收购案,对此他曾解释说:“(捆绑核心团队5年)这样做的目的是激励盈方的高管们潜心下来继续为盈方服务,而不是套现离场。”

而如今,万达体育已经完成上市的“小目标”,如果按当初的约定,以菲利普·布拉特为首的盈方核心管理层已经获得了约定的股权回报,并且能够选择离开盈方。

这便是盈方面临的潜在风险。若核心团队合同期满离开,对盈方在版权市场的竞争力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整个万达体育的“三驾马车”中,万达体育中国团队裁员、铁人公司或将出售,在今年疫情突袭的经济环境和体育行业局势下可以视作是一种维持生存的节流,但接下来的关键,当属尽快解决盈方方面版权和人员的双重续约挑战。

在这波始于2015年的中资出海潮中,万达体育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当作中资海外并购的正面教材。在这个充满意外和困境的2020年,万达体育最终会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