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学好摄影,写给想学摄影的你

 新闻资讯     |      2020-04-08 11:24

艺术,是一个迷人的领域,从美学的高度去欣赏摄影艺术,如今,摄影造型语言的丰富的丰富和发展,摄影艺术与其他艺术越来越多的互相渗透。

当你吟诵散文《白杨礼赞》的时候,当你聆听乐曲《驼铃》的时候,尽管你未曾去过边远的荒原与沙漠,但你往往会在美的欣赏中,对在贫瘠恶劣的环境中生长着、活动着的生命产生一种钦佩向往之情。

这是一株造型奇崛的红柳,那粗壮有力的身躯被雷电、狂风、暴雨摧残得体裂枝断,甚而俯伏向地;令人惊叹的是它又倔强地拾起头来,迸发出万千条新枝,布满画面,伸向天空……这是何等顽强的生命!而且这绝不是时的愤激搏斗,是在数十年、上百年的岁月中坚韧奋争的结晶。

作者所追求的不是某地风光的纪实,而是人类意志的表现;他咏叹的不是荒漠的奇物,而是对顽强生命的赞颂。

值得议论的是,作者在拍摄红柳时,天并没有起乌云,地面没有驼铃声,然而生活的真实是:沙漠气候恶劣多变,被誉为沙漠之舟的骆驼更是这株红柳搏击风暴的见证。“艺术品是艺术家表现自身创造性的一种手段。”

《对于风景的一种理解》)为了表现自己的强烈感受,使这株令人敬仰的红柳处于一个更具典型性的环境,并为了化静为动,作者将三次拍摄到的树,云,驼队的底片叠放在一起,从而创造出这样一幅意蕴深沉,形式壮美的作品。

然而,对这种并非一次拍成的创作方法有人却不以为然,认为是违反了摄影是“反映真人真事真场景”的“纪实性原则”。诚然,作为新闻性、报道性的照片,这个原则是十分重要的。而艺术创作却自有它的规律,摄影机只能是工具而不应是束缚,它如同画家的笔与调色板,摄影家应该从主题、形象的需要进行创造性的再现。

现代摄影美学已经向人们提出了这个新课题:人们不仅要求摄影艺术是可见现实的反映,而且要求摄影艺术是理想现实的具象,要求有更为丰富更为动人的摄影艺术形象。

《岁月》这样既用纪实的手段又不拘泥于纪实方法的一类作品的出现,不仅是对以上责难的回答,而且是对摄影艺术在一个方面的推进。

毕加索是法国现代派美术的巨匠。他的作品,从内容到形式都力戒相袭而大胆创作,使人惊奇。对他的作品或咒骂或赞扬,争论了几十年,至今也没有平息。

美国摄影家吉昂米里为了表现出这位艺术大师的风采、创作激情与作品特点,精心构思了这样的摄影造型与拍摄方法:他请六十八岁的毕加索手持按亮的手电筒,迅速地在空中画一幅画。

曝光时间就是绘画的全过程时间,约二、三秒钟由于曝光时间较长,因而随着画家手中灯光的挥动,底片上便潜留下一道非常显著的手电光的“轨迹”,成为一幅画。这幅画很典型地表现出毕加索“刻意求新”与“面临自然,利用自然”的风格;在最后一瞬间,再从侧面加用道较强的闪光,把画家特有的姿势与富有原始洞穴特点的环境拍摄下来,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毕加索的画今天已成为人类文化宝库的珍品,然而都是实有的,唯独这幅画却是在瞬间完成而又随之消逝的。

这幅独具匠心、别具一格的摄影作品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光画”,它发挥了摄影艺术纪实的特长,把“瞬息消逝的无价艺术”准确无误地拍摄下来。

曝光的部分进行局部遮挡,把相机正对着彩色方格进行第二次曝光,最后拍摄科技人员。这样三合一的画面,有人、有物、有影,色彩斑爛,构图整齐而活泼,纵、横、深感觉分明而有致了,造成了一个令人神往的奇异世界。

看来,科研摄影另有一番天地:这里也有艺术,它也可以展开艺术想象的翅膀,熔铸高尚深沉的情感,创造丰富的形象。这里不仅有供科研使用的实用摄影,也有供观赏的艺术摄影。

但是,随着摄影器材的不断发展,人们欣赏水平的不断提高,国内外一些富有创新精神的摄影家渐渐不满足于客观地再现运动场、运动员的“实况”,而力图用各种手段表现出一种内涵更丰富的“印象”,他们探索着新颖的摄影造型语言,追求着别有意味的奇异效果,使人们不仅看,而且想,从而感受到更多的东西。

选自柯达公司编选的奥运会专集中的《曲线上篮》,用的是一种局部棱镜的特殊镜头拍摄的,使画面出现了奇异的花样,运动员的下半身呈“之”字形的变化。

特别应该称道的是,这种花样不是脱离实际的故弄玄虚,而是十分贴切地表现了内容。在篮球赛中常常看到,优秀运动员有些空中动作,如暂停、转身,为了躲过对方阻拦的曲线晃动等。

应该说,这样的作品已不是一般人眼所见到的写照而是渗透进作者创造的心血的艺术化的摄影。

科研摄影的本来意义是科研场景、材料最客观的纪实最精确的记录录,它的功能是为科研推断提供可靠的依据。

然而,人们的感觉是丰富的,在科研领域中的一些场景、现象、图示,或宏观,或微观,即使是稍纵即逝,人们也往往从中产生情思,引起联想,以致许多人满怀浓烈的激情用种种摄影造型艺术去捕捉和表现它们在国防科学战线从事摄影工作的张桐胜,在科学与摄影艺术的结合上也进行了许多探索,拍摄了不少饶有趣味的作品,请看《光电世界》。

作者在远洋测量船上深入生活,发现遥测机房里的图象显示器引人入胜:这里色彩丰富,网线整齐,弧光闪闪,千变万化,整个机房被各种光电显示信号所笼罩,使人仿佛身临一个神秘的世界。

这个奇异场景打动了作者,激发了他的创作愿望。为了使画面新颖动人,他避免了一般的呆板的平面写实方法,而采用多次曝光,使画面富有新意,富有立体感。

作者首先把镜头对准显示器的下侧,进行第一次曝光,镜头的焦点对在屏幕上端的弧型线上,使色彩的线条,前粗后细,变成了各种色块组成的图案,让死板的方格在画面上活动起来,产生了具有流动美的韵律感,以此作为前景,起着渲染效果的作用。

黄昏、池边,鹅妈妈一家又度过了快乐的一天。夕阳西下,夜幕徐徐降落,鹅妈妈有些累了,正在水上缓缓漫游;而孩子们是不知疲倦的,它们有的昂首向天,有的扎水嬉戏。“倦”与“乐”,“大”与“小”相互映衬,形成一幅趣味盎然的水上乐图。

这样的画面虽然来自生活,但如没有摄影艺术特有的造型语言,就不会取得这样的效果。逆光拍摄把倦妈妈与乐宝宝的身姿、动态,以剪影的效果巧妙地表现出来;特别是镜头前加用了星光镜,把水面的点点光斑表现为闪闪星光,更给画面增添了新意和美感:平凡而奇幻,幽静见热烈,别具一种艺术魅力。

当代高速摄影、显微摄影、彩色摄影、全息摄影等新的摄影技术,为摄影艺术的再现与表现开辟着越来越广阔的天地。有人说,摄影艺术在创作意识上应该说是“科技美术”?它以科技为画笔、为颜料、为画板。我们应该重视这方面表现力的发掘,我们欣赏的这幅作品即是一个例证。

“岁寒而不凋”是我们民族千百年来敬重向往的美德,因此,松、竹、梅一直是人们喜爱的形象在文学、绘画、音乐领域中都不乏这方面咏志抒情的佳作。

以现代科学技术为工具的摄影艺术,背景上倔直繁茂的松影衬托着刚健横斜的梅枝与疏淡清逸的竹叶,轻重相间,疏密适宜,布局得当,清丽典雅;更富于创造性的是作者增添了一“友”,那一对不畏严寒的双栖小鸟,它们从容不迫而悠然自得,静中有动,色中增声,为画面平添了无限生气。

再加上题诗:“红梅翠竹更青松,比翼幽棲两意浓,共度岁寒成四友,同看冬尽沐春风。”诗情画意,浑然一体。

这幅作品,其格调、布局酷似国画,而色调的丰富、花竹翎毛的质感又胜似国画,具有摄影艺术造型的特点,使人在亲切感中又觉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