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和人们开了一个大玩笑:演习变为实战,7

 新闻资讯     |      2020-04-23 11:30

诺曼底登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著名的战役,这次秘密发动的突袭让不可一世的纳粹德国彻底崩溃。然而鲜为人知的,盟军在此之前曾进行过一次秘密演习,让人遗憾的是,因为一个致命错误,749名美军士兵直接葬身海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1944年4月26日晚,利用月黑天昏的条件,艾森豪威尔下了绝密军令,令美军第4步兵师,第29联合机械化部队,第70坦克营,乘登陆艇向法国的斯拉普顿沙滩登陆。

斯拉普顿沙滩上进行这场战争中最重要的军事演习,行动代号“老虎”,是霸王行动长达一周的全面预演中的核心部分。

这次预演在严格保密下进行,为确保该次演练尽可能贴近现实,盟军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全部使用真实弹药和海军火力,就连防御工事也是在对隆美尔在诺曼底修建的大西洋壁垒进行最精确的估测后,模仿建成。而且,一切行动要求,除了演习总指挥官外,所有“参战”人员并不知道这是一场演习。

然而,部队和指挥官几乎没有人意识到,就在这片水域的对岸,隆美尔大西洋壁垒中的德国情报站正稳稳当当地截取美国交通广播的报道,其中就包括即将开始的突击演习。

尽管这只是一次演习,但一次演习就铸成了艾森豪威尔的噩梦——德国已经警觉到盟军的活动。

九艘增压德国鱼雷艇如幽灵般从黑暗中浮现,进入莱姆湾,它们通体漆黑,隐匿在夜色里,在观测电台的沉默中畅行无阻地移动。

刚过午夜的时候,一艘随行的英国纠察船认出了德国鱼雷艇。报告很快就送达英国的一艘小型护卫舰上,但没有传给美国船只。因为命令中的印刷错误,美国舰艇使用的通讯波段和英国海军司令部的不是同一个。

稍纵即逝的一瞬,一些美国人还认为,这些百尺之外的德军进攻船只可能是演习的一部分。实际上,他们的密码本里有一串特殊信号,如果发现了德国船只的舰队,他们可以发送“W 舰队袭击”的信号。然而他们根本没起疑心,也没有采取任何防御行动,所以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

德国鱼雷在毫无准备的美国船只上炸出大洞,水柱喷涌而出。在士兵们惊恐的目光里,被击中的坦克登陆舰531号迅速变成一片火海。

鱼雷穿过了船只的右舷,在甲板上第一次爆炸,然后引爆了发动机舱。整个过程中美国人束手无策。几秒钟内,更多的鱼雷击中了目标。火势一开始似乎还是可控的,但很快它们开始以指数增长的速度蔓延,甲板上的汽油让火势越来越大,猛烈的爆炸连绵不绝。

人们在奔跑着,磕磕绊绊,跌跌撞撞。高温和浓烟太过浓烈,气喘吁吁的消防队员只能被迫放弃灭火的努力。很快,火焰的爆裂声和士兵们疯狂的尖叫声混杂在一起——他们在求救,在被活烤,惨不忍睹。

天空在明亮的黄光和白光下颤动——德国人发射了镁照明弹。美国人试图还击,但无济于事。反击也无用的情况下,舰队决定各自逃跑。而这居然也行不通。

在别处,德国鱼雷炸穿了第二艘登陆舰289号,但它的损伤还不算致命:到处是扭曲的钢筋、损坏的洞孔、燃烧的油;船失去了尾翼,但经过猛烈反冲,它幸存下来,挪进了港口。

另一边,鱼雷冲出水面,朝着登陆舰58号冲去,船舰惊险地避开,船上的美国军队看得目瞪口呆。

士兵们争先恐后开枪回击时,船底发生了两起雷鸣般的爆炸,燃起熊熊大火。很快水就从船体的洞里喷出,漫过两侧,电源被切断。警报响起通知人们弃船,但突然之间,船身翘了起来,然后开始摇晃。绝望的人们在甲板上乱跑。只有六分钟的时间,船就沉没了。在战斗的过程中,其他五艘船只也同样被破坏了。

士兵被困在甲板下方,被浪潮迅速吞没,数百疯狂士兵和水手同他们的船只一起沉入海里。混乱中,有些人的状况似乎还好,设法跳进了海里。但还是有很多人死于溺水,没有人教过他们如何使用救生衣,他们把装备裹在腰间,而不是腋下。其他一些人死于浸满了水的大衣太过沉重,他们只能略微挣扎一下,然后就几乎是以慢动作的样子消失在水里。还有人被冰冷的海水冻僵,他们一边尖叫求救,一边没入海里,体温过低而死。

那些成功自救的人,则抱住他们的救生筏,一个人静静地颤抖哭泣,感谢上帝居然让自己幸存了下来。他们侥幸偷生,但一想起看到的一切,想到战友的生死不明,他们仍然感到悲痛。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还会发生什么,他们能否被发现,也同样令人感到害怕。

夜越来越深了,有更多抓着救生筏的人泄气了,干脆放弃希望,而救援船只几分钟后就会驶进莱曼湾。一支盟军船队向西急行驶向斯拉普顿,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整个场景似乎悬浮在一片毛骨悚然的不安的死寂中。数百具肿胀、烧焦的尸体在水面浮动。大多数人的衣物紧贴在身上,钢盔扣得紧紧的。事实上,很多人双手严重烧焦,脸部烧黑,以至于从远处看去,救援人员还以为他们是“有色人种部队”。此外还有数百块面目全非的尸体,在海水里流着血。

周遭的热量仍然可怕,烟雾浓重,空气发烫,弹药还在爆炸。海水表面覆满油污,大火继续疯狂地烧着,发出嘶嘶声、噼里啪啦声以及爆裂声。尸体、残骸、扭曲的钢筋和其他残留物——救生圈、枪支、弹药筒、下沉的坦克、烧焦的吉普车和荒唐错位的卡车——全都被地狱般的光芒照亮。

此时,还有许多麻木、疲惫的幸存者正大口呼吸着混杂了血、燃料和咸海水气味的有毒空气。他们拼命爬上救生筏,击退睡意,在浓雾和冷到难以忍受的海水中漂浮了几个小时,等待着救援。一些人则完全放弃了。

整整一夜直到次日清晨,救援队含着泪水,试图尽可能拯救生还者,寻回死者的遗体,但常常都是徒劳。一位海军军官回忆说:“这是我见过的最悲惨的事情。”英国的救援人员称之为“可怕的景象”。

接连数日,不断有尸体被冲上海岸。死亡人数总计749名美国士兵和198名水手——这是整场战争中代价最高的演习;另有300人受伤。

事实上,相比真正的犹他海滩战役,死在这场演习中的人更多。就此说来,诺曼底登陆中牺牲的美国士兵,更多是死在那一晚的斯拉普顿沙滩上,而非诺曼底登陆日的奥马哈海滩。

惨案发生后,欧洲盟军统帅文森豪威尔等人为了整个战局,特签了一个“保密电令”,使这项演习悲剧一直隐秘了近半个世纪。 直到60年后,一位参加了演习的二战老兵向英国揭秘,这件惨案才公之于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