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卦说“飞龙在天”,为何又说“亢龙有悔”?

 新闻资讯     |      2020-06-15 12:51

闲坐小窗推周易,不觉春去已多时。一部简短的易经,一个粗略的卦象,一支小小的爻辞,当中蕴含着多少微言大义,令后人为之着迷。

周易,千古奇书之首,从诞生一刻便已注定它的超凡脱俗。传说是周文王困居羑里时所作,这是司马迁在自己《报任安书》一文中所说。

至于《周易》是否为周文王的作品,似乎除司马迁以外,再无其他观点。可以确定的是,《周易》绝非周文王独创,而是在夏商两朝的基础上演变而来。

夏商时期,是中国社会有年代可考证的最早朝代。华夏文明开始完成由原始社会向早期农耕社会转变。在此期间,曾经诞生过两本奇书,一则是夏朝的《连山易》,二则是商朝的《归藏易》,此二部书与周易,合称“三易”。

说文解字提到“易着,义也”,它是人类社会早期的习俗约定,以此来明确各种社会关系,“三易”的来源,首层意思是当时社会的规制。

夏朝之所以有“连山易”,主要是夏朝处于原始社会末期阶段,人的生活起居依靠山川森林作为保障,因为当时还没有出现房屋建筑,只好躲在森林山洞,以此遮风挡雨、防御野兽。

到商朝时期,伴随文明的不断演进,人类开始从山林逐步来到平原,特别是掌握建筑工艺后,人类终于获得真正意义上栖身之所和立足之地,所以才有“归藏”之意。

周朝社会农耕文明基本成型,从字形来看,“周”从田从口旁,又像四方的田地里长着植物,完全是一幅广袤平原的迹象,所以周易由此而来。

不难发现,“三易”的由来基本与当时的社会现状相吻合,能够大致地反映出彼时的社会生产和生活情况。

周易,有着“大道之源、群经之首”的历史评价,乾卦又有着周易第一卦的称号,历朝历代被帝王将相所喜爱,因为乾卦有着呼风唤雨的真龙之象。乾卦虽然贵为“群卦之首”,有着无比尊崇的地位,但也有它自身的瑕疵。众人喜欢乾卦的“飞龙在天”,同时有惧怕走向“亢龙有悔”的境地。

乾卦可以用一个成语来形容,那边是“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虽然结果很美好,但步步都充满着艰难险阻。好比生活中所言,一个人能够承受多大的磨难,将来才会有多大的成就。

初爻上来说“潜龙勿用”,很多人会十分不解。既然是无所不能的龙,为何又不用呢?道理其实不难,即便是条真龙,此时也仅仅十条小龙,何况还有“强龙不压地头蛇”的一说。

如同名校毕业的学生,纵然有着满腹才学,走向社会时也要小心谨慎,江湖险恶,知人知面不知心。再好的育苗不经呵护,弃之于狂风暴雨之中,也很难长成参天大树,说得正是这个道理。

乾卦躲过初爻的江湖险恶,走到二爻时,才会稍微好过一些。二爻“见龙在田”是说,乾卦经过一番的沉寂酝酿,终于找到施展自己的机会,从潜藏在人群,开始崭露头角。

可是不要忽视一个问题,凡事都是有条件。崭露头角不代表飞黄腾达,此时要想有所作为,必须要“利见大人”。所谓“利见大人”是奉劝人要找到自己的靠山,传统文化中,向来有一句话说“朝中无人莫做官”。

一个人无论想做成哪样事,得有人帮忙才行,这也是老辈人常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像曹操、刘备、孙权这样的英雄人物,都需要一大批谋士围绕身边,给自己出谋划策。

所谓“乾乾”是忙碌的意思,“夕惕若厉”则是说白天与晚上都表现得谨慎小心。整个三爻是在说,君子应该要珍惜机会用心做事,这样才会获得更多的回报,得到周边人更多的认可。

人能够成长成才,天分固然很重要,但离不开勤奋用功。曾国藩曾有言说“天下古今之庸人,皆以一惰字致败;天下古今之才人,皆以一傲字致败”。古往今来有多少才华横溢、天资聪明的人败给“懒惰”。

王安石的名作“伤仲永”便是最好的例子。方仲永幼年聪慧,七岁赋诗,父亲以此为炫耀的本钱,整日带着方仲永四处混吃喝,却不让他拜师读书。没过多久,方仲永的天赋逐渐褪去,最后沦落到“泯然众人矣”。

乾卦的四爻是一个“瓶颈”,能否有更大的作为完全看这一步。因为经过三个阶段的积累,总有一个挑战自己、突破自我的机会,所以四爻卦辞非常言简意赅,跃是上升,渊是下沉。

顾名思义,一个人成长到一定阶段,必须面临一次蜕变的机会,一旦跳过这个坎儿,必然将迎来一个更加广阔的天地,若是挑战失败,则只能继续默默无闻。

如同“鲤鱼跃龙门”,跃过以后便可以成风化雨成为“真龙”,若是失败,继续做一只自由自在的小鱼有何尝不是人生一件乐事。所以,乾卦走到四爻时,将会既是人生的挑战,更是心智成熟的磨练。

五爻是帝王之位,因为整个乾卦都是阳数“九”,配合上五爻,便是所谓“九五之尊”的来源。五爻俯视群雄,大有帝王君临天下的威风,所以像飞龙傲游天际一般的洒脱自如。

若是做得好,便可以成为“至圣大贤”或是“千古明君”,因为此时已经通过艰难的四层关卡,几乎没有太多可以制约的力量,很多美好的想法可以逐步实现。若是做得不好,非常容易走向“亢龙有悔”的处境。

所谓“亢龙”是过分高亢的意思,告诫人一定不要“得意忘形”。历史上因为得意忘形而招致惨败的案例实在太多,最出名的当属“赤壁之战”的曹操。遥想当年,曹魏号称八十万之众,吴蜀联盟也仅有不足八万,最后曹操的八十万大军,在自己一首《短行歌》中,白白毁掉一统天下的绝佳时机。

所以,易经乾卦向后人传递这样一个道理,一个人身处艰难的环境中时,做人做事会加倍小心,通常不会出现大错。相反,能够挫败强者的因素,往往来自于自身的骄傲情绪。唐朝大诗人杜荀鹤曾赋诗说“泾溪石险人兢慎,终岁不闻倾覆人。却是平流无石处,时时闻说有沉沦”,恰恰这个道理。

今天,我们有幸重读易经,从什么样的角度去读,从中收获哪些做人做事的智慧,是每位易经爱好者值得思考的事情。如此一本奇书,由于年代久远,文义有很大的差别,所以有必要借助一些专业人士的注解,防止自己误入读书的歧途。